•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国际

中东“火药桶”是否会被引爆

时间:2020/1/9 9:37:01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查看:75  评论:0

据新华社1月8日报道,作为对美军打死伊朗军事指挥官卡西姆·苏莱曼尼的报复行为,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当天凌晨向驻有美军的两个伊拉克军事基地发射数十枚地对地导弹,行动代号为“苏莱曼尼烈士行动”。伊斯兰革命卫队还发表声明要求美国尽快从中东地区撤军,以避免造成更多美军士兵伤亡,并警告任何被用来对伊朗发动袭击的中东国家都将遭到来自伊朗的袭击。

1月3日,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下属“圣城旅”指挥官卡西姆·苏莱曼尼在伊拉克巴格达国际机场外遭美军空袭身亡。随后美国总统特朗普发表电视讲话,承认是他下令对苏莱曼尼进行袭击,目的是阻止“对美国进行迫在眉睫的险恶攻击”。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随后发表声明说,伊朗将对这起事件进行报复。

中东地区近期局势骤然紧张,这里由于教派纷争,矛盾复杂、冲突频仍,被称为“火药桶”,“有关各方都能保持克制,避免事态轮番升级,尽快回到对话协商的轨道上来”才能实现紧张局势尽快降温。

斩首原因

苏莱曼尼之死,是此番美国与伊朗关系恶化的结果。2018年5月8日,特朗普宣布退出伊核协议。美国与伊朗之间的博弈越来越朝着敌对的方向发展。而美国对苏莱曼尼进行“斩首行动”的直接原因,是2019年12月底伊拉克民众围攻美国大使馆事件。美军认为围攻大使馆的民众是受到伊朗支持的伊拉克什叶派民兵。

驻外使馆受到攻击引发美国人耻辱和痛苦的回忆。1979年,伊朗青年学生围攻驻伊朗美国大使馆,66名美国外交人员被扣444天,直接导致卡特总统连任失败。当前正值美国总统特朗普竞选连任,对此更是高度敏感。特朗普声称伊朗需要为此付出“沉重代价”,并强调“这不是警告,而是威胁”。

美国将此事归咎于苏莱曼尼,与苏莱曼尼所担负的使命和其突出的表现有关。

苏莱曼尼1957年3月出生在伊朗克尔曼省,22岁加入新组建的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并参加了两伊战争,他颇具军事天赋,后来成为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的重要组成分支“圣城旅”的指挥官,并深得现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的信任。

叙利亚内战中,巴沙尔政权在行将覆灭的边缘咸鱼翻生,来自俄罗斯、伊朗和黎巴嫩真主党武装的外援居功至伟。作为重要力量并在其中起协调作用的就是苏莱曼尼。2015年7月,苏莱曼尼作为哈梅内伊的特使访问俄罗斯,对促成普京出兵叙利亚发挥了重要作用。力助巴沙尔政权在叙利亚内战中取得决定性胜利,使伊朗的地区影响力和发言权得到空前加强。

苏莱曼尼所领导的“圣城旅”,有1.5万名成员。近年来,其在伊拉克、叙利亚、黎巴嫩和也门等国扶植了超过10万人的民兵武装,堪称影响广泛。在对抗西方特别是反美战线上,苏莱曼尼同样成绩突出,仅2019年以来就在击落美国“全球鹰”无人机、袭击沙特石油设施等重大行动中频频得手。

2019年12月27日,伊拉克北部一处美军基地遭到火箭弹袭击,造成一名美国承包商死亡和数名美军受伤。美方认定袭击是受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支持的伊拉克什叶派民兵武装“人民动员部队”所为,苏莱曼尼是幕后主使。

为此,2019年12月29日,美国空军出动F-15E战斗机空袭了伊拉克和叙利亚境内的“人民动员部队”目标,造成约25名民兵死亡。美军的这一报复行动,在伊拉克境内引发了大规模抗议,2019年12月31日,大批伊拉克民众围攻美国驻巴格达大使馆并毁坏了使馆大门。美方认为苏莱曼尼此次的伊拉克之行是计划采取对美国使馆和其他美国在中东目标实施更多袭击,因此空袭杀死了苏莱曼尼。

多重影响

特朗普在竞选连任之年采取定点清除的方式杀死苏莱曼尼,和奥巴马2011年竞选连任前成功击毙本·拉登如出一辙,即以最小的成本获取竞选连任的政治加分。

同时,这也将沉重打击伊朗在中东的影响力。千军易得,一将难求,打掉长期担任“圣城旅”指挥官的苏莱曼尼,本身即是对伊朗特别是其境外“代理人”势力的沉重打击。虽然苏莱曼尼的继任者很快到任,但要接手苏莱曼尼所构建和运作的庞大网络,理顺复杂微妙的内部关系,将其功效发挥到苏莱曼尼领导下的水平,并非易事。

此次行动也是在敲打伊拉克现政权。2003年,美国出兵推翻伊拉克的萨达姆·侯赛因政权。在伊拉克,萨达姆所代表的是逊尼派穆斯林,占人口的40%左右,而什叶派穆斯林却占人口的54%以上。

美军推翻逊尼派萨达姆政权的结果是,从2006年至今伊拉克政府总理始终由什叶派政党成员担任。这使得伊拉克政权逐渐与伊朗走近。现今美国在伊拉克驻军仅剩5200人左右,美军对伊拉克的控制也就日渐式微。在伊拉克军队面对“伊斯兰国”武装一触即溃的情况下,伊拉克政府不得不借重伊朗的支援收复失地。两伊之间从当年的对手变成了具有广泛共同利益而且同教派的兄弟。

在伊拉克什叶派民兵围攻美国大使馆的两天里,伊拉克政府军没有任何动作。这表明两伊之间的密切关系,已经到了让美国忌惮的程度。美国选择在苏莱曼尼到访伊拉克之际对其进行空袭,并且连带杀死伊拉克什叶派“人民动员部队”的副指挥官,敲打伊拉克的用意不言自明。

大战可免

苏莱曼尼被美军“斩首”后,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声称“最严厉的报复等待着罪犯”, 伊朗总统鲁哈尼公开表示,“伊朗和本地区其他国家将对美国犯罪分子的这一可怕罪行进行报仇”,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圣城旅”的继任指挥官也声称“美国人将在整个中东尸横遍野”。美国和伊朗之间的相互报复或将继续,但两国之间大规模的战争不会发生。

首先是美国不愿开战。2019年6月20日,一架美军RQ-4“全球鹰”无人机被伊朗击落,特朗普在开战前叫停了旨在教训伊朗的战争,这种态度已经表露无遗。

“斩首”苏莱曼尼之后,美国五角大楼宣布向中东增派3000名士兵,以应对上升的威胁。美国还有一艘两栖攻击舰和一个航母战斗群按原计划前往这一地区,但这都是美军对地区基地的防卫,以应对伊朗及其代理人的报复行动。2003年美军发动入侵伊拉克的战争,参战部队近30万人。向伊朗开战,需要更多的兵力和装备,美军现有兵力不足以实施对伊朗的大规模入侵。

美国不愿对伊朗开战,原因并不复杂。当年凭借冷战胜势,在一超独霸的顶点,以反恐为名义,展开对阿富汗和伊拉克的战争,这消耗了美国6万亿美元的财力,至今还是美国肌体上两个难以愈合的创口。更何况,美国已经明确军事战略“从反恐重回大国竞争”,与伊朗开战明显偏离主题。

对伊朗而言,不能开战。伊朗长期遭受美国制裁,经济凋敝。在军事方面,虽然伊朗具有一定的导弹自主研发能力,但其整体军力是无法与美军抗衡的。

美军空袭之后,为应对可能出现的针对美国人的报复行为,美国政府呼吁身在伊拉克和周边国家的美国公民离开。1月5日,伊拉克国民议会举行特别会议,通过了有关结束外国军队驻扎的决议。根据决议内容,伊拉克政府取消先前向国际联盟发出的与极端组织“伊斯兰国”作战的援助请求。伊拉克政府应致力于结束任何外国军队在其领土上驻扎,并禁止外国军队出于任何原因使用伊拉克领陆、领水和领空。

这对驻伊拉克美军的合法性构成实质挑战。虽然美方蛮横表态不理会这一决议,但伊拉克方面拒绝美军的态度是非常明确的。此前,叙利亚政府也要求美军撤离,这一要求得到俄罗斯的支持。这使得美军在中东的存在面临越来越尴尬的局面,后续发展很难预料。

事实上,伊朗、伊拉克、叙利亚和黎巴嫩在中东地区所形成的什叶派“新月地带”已经成型,这是美军空袭杀死苏莱曼尼也不能改变的。而造成中东地区地缘政治朝着不利于美国方向发展的原因,正是美国自己。

(作者单位:国防科技大学信息通信学院)


特别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江南资讯网》网站观点。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江南资讯网版权所有